<p id="vtxt1"><strike id="vtxt1"><b id="vtxt1"></b></strike></p>

    <track id="vtxt1"></track>

    <pre id="vtxt1"><ruby id="vtxt1"><b id="vtxt1"></b></ruby></pre>

    <pre id="vtxt1"><ruby id="vtxt1"><b id="vtxt1"></b></ruby></pre><pre id="vtxt1"><strike id="vtxt1"></strike></pre>

    熱線電話:182-1006-2835、159-1097-4236
    新聞資訊

    形勢嚴峻,考驗中國的時候到了!

    時間:2022/5/30 14:12:04     企業:歐洲機床與智能制造網

       這個星期非常不一般,周一罕見召開國常會出臺了33條穩經濟、促消費措施,周三又召開了穩住經濟大盤萬人大會,直達區縣。上一次出現這么大的陣仗還是扶貧攻堅的時候。

      是什么事情讓形勢如此危急,需要使用超常規的動員和刺激手段來穩住經濟?

      就業是民生之本,是宏觀調控的底線。穩定增長的就業率一直是中國政府追求的目標,而且在過去較長一段時間之內,中國在保就業問題上一直做得不錯。

      但就在今年4月份,除了工業、消費、投資等經濟指標全面回落,且降幅較大之外,政府一直非常重視的就業數據也出現了大問題。

      4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1%,比上月上升0.3個百分點。其中青年失業率為18.2%,比上月上升2.2個百分點,創了歷史記錄。

      馬上畢業季到了,如此高的青年失業率怎能不讓人著急?

      問題出在了哪里?

      今年以來,關于企業裁員降薪的消息開始增多,特別是一些互聯網大廠,如阿里巴巴、京東、字節挑動、騰訊、知乎等都曝出過相關新聞。

      5月26日阿里公布的財報顯示,2021年12月31日~2022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員工數量從259316人縮減至254941人。這意味著, 三個月內,阿里巴巴員工人數減少超4000人。

      3月31日京東有員工透露,當天京東總部大樓1號樓的SSC(員工服務中心)有大量被裁員工等待辦理離職手續,其中有人在下午取號辦理離職時已經排至1000多號,推測單日離職人數不止1000多人。

    微信圖片_20220530134012.png

      近日,騰訊正在進行新一輪裁員,多位不同業務線的騰訊員工爆料稱:目前部門都在裁員,包括騰訊云、游戲業務、廣告業務、內容業務等。其中騰訊游戲業務部員工稱,裁員比例大約是10%。而早在今年三月騰訊就已經進行了比例約為15%的裁員。

      一周前,字節跳動被曝出游戲發行業務線裁員80%。盡管字節回應稱“無大規模裁員,只是部分業務有所調整”,此事仍然引發市場關注。

      不到一周前,多名員工爆料稱,知乎正在進行裁員,涉及幾乎全部業務線,裁員比例約20%。

      根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21互聯網行業人員流動情況調研報告》,近一半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所在的企業有裁員舉措。

      春江水暖鴨先知,大廠裁員的背后是經濟形勢和行業發展環境的急速冷卻。

      從互聯網大廠的裁員可見,經過近20年的高速發展,互聯網的紅利即將走向盡頭。

      隨著業務增長趨緩,互聯網大廠人員過剩,組織冗余的問題也逐漸顯露,裁員是在所難免的。

      實際上,自2021年以來,互聯網企業的日子一直不好過,此前因反壟斷等政策出臺,多家互聯網大廠的部分業務受到牽連。

      譬如字節跳動教育板塊,互聯網大廠社區、團購業務、在線旅游、網約車出行等等。

      可以說,自反壟斷出臺之后,裁員的種子就已經埋下。

      體制外裁員,體制內降薪。公務員的降薪潮也出現了。

      從公開信息來看,江蘇、浙江、廣東、福建各省大概整體降薪幅度達到15%,多地已經成立減薪辦。

      受到疫情特別是國內土地財政收縮等多方因素影響,地方財政情況已經連續兩年不容樂觀。根據2021年全國31省市的一般公共預算收支顯示,只有上海財政盈余,其余省市全部赤字。

      大學生就業方面,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22屆高校畢業生總規模預計突破1000萬人,高校畢業生人數將達到1076萬人,同比增加167萬人,再創歷史新高。

    微信圖片_20220530134020.png

      從2021-2022屆高校畢業生就業去向占比來看:

      2022屆高校畢業生選擇考研的人數占比為40.78%,較2021屆增長6.57個百分點;

      選擇企業就業的高校畢業生企業就業占比為34.21%,較2021屆下降了7.21個百分點;

      考取公務員/事業單位占比為17.57%,較2021屆增長0.73個百分點;

      創業占4.25%,較2021屆增長0.58個百分點;

      出國深造占2.07%,較2021屆減少0.58個百分點;

      其他占1.12%,較2021屆減少0.03個百分點。

      2022年我國公務員考試、國家研究生入學考試報考人數均創新高,反映出2022屆畢業生對于未來就業市場前景的擔憂,而在疫情背景下留學渠道受到極大影響,疊加部分出國留學學生的歸國潮,未來的大學生就業市場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

      之所以出現企業裁員、事業單位降薪、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究其本質,還是經濟增長拉動就業的效用不夠,一方面是總量增速不足以支撐和消化所需要的就業量;二是產業結構性失衡,人才供需不匹配所致。

      如何增加就業?

      中國經濟在過去有“保8”和“保7”的說法,是因為只有GDP保持一定速度的增長,才能確保就業不出大問題。如果GDP增速跌破一定的底線,很可能大量的企業會倒閉,大量的人會失業。

      但這些年以來,我們似乎淡化了這種通過保增長來穩就業的思維。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經濟長期保持7%以上的高速增長不太現實,會造成資源利用效率的下降和浪費,形成許多的過剩產能;另一方面是因為過度追求經濟高增長會引發資源吃緊和環境污染問題,不符合新時代的發展理念,所以,我們進行了主動降速。

      今年“兩會”確定今年GDP增速目標在5.5%以上,而不是5.5%左右,也充分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了今年穩增長的重要性。

      但是由于疫情、戰爭等引發的供應鏈危機,能源和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導致現在投資、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成本較高。而企業都在收縮,降低成本也導致失業率上升,員工收入預期下降,這又進一步導致消費需求萎縮,進而形成了惡性循環。

      在戎評看來,穩定經濟增長和保住就業的關鍵在提升企業家的信心,只有企業家有信心,企業擴大再生產才會得以持續,就業崗位自然就創造出來了。所以,想方設法增強企業家信心是重中之重。

      企業是就業的主體,特別是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幾乎承載了80%以上的社會就業量。因此,要增加就業,首先要穩住企業家對經濟發展的信心,尤其要幫助企業度過難關,重拾擴大再生產,增加就業崗位的信心。

      那么,是不是減稅降費就可以了呢?

      顯然不是,F在企業面臨的除了成本較高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需求不足,即只有擴大其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才能真正把企業從生死線上拽回來。

      比如餐飲行業,由于疫情原因,堂食幾乎被禁止,全靠線上需求維持生機。他們更在乎的不是少交一點稅或免稅的問題,而是如何讓過去豐富的市場需求回歸。這一方面取決于疫情“動態清零”的成功完成,解凍被物理隔離的消費需求;另一方面則要解決消費者敢消費的問題,這又回到了穩定就業和增強企業家信心層面。

      其它的行業都是一樣的,一環套一環。但究其本質,就是穩定大家的收入預期。一個人如果連工作都沒有,或者收入原地踏步,被房貸、車貸等各種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那又如何奢望他去提高消費水平呢?

      社會的整體消費水平不能得以恢復和提高,企業的產品和服務需求就不能擴大,企業家的信心就不能提高,企業不能擴大再生產,提供的就業崗位就極為有限甚至會萎縮影響原有崗位,就會引發降薪和裁員。

      所以從保住市場主體出發是非常對的,但僅僅靠減稅降費不能解決根本問題,而應該擴大和創造需求。

      關鍵是現在的消費升級趨勢,被高杠桿、高失業率制約了,出現了瓶頸。要想促進消費,首先要解決消費主體的收入問題,而這和企業息息相關。很多中小企業因為疫情等原因,在不斷收縮。如果能夠解決融資問題,減稅降費,再用基建、房地產、汽車升級等主動投資手段擴大內需,疊加擴大進出口,激活產業鏈、供應鏈,改善企業家的預期,那么,就業和消費的問題可能就可以解決了。

      戎評在此提出三個方向的建議:

      第一,以常態化核酸檢測為保障,加速動態清零,盡快恢復經濟生產生活正;。

      盡管常態化核酸檢測的成本不低,但是和經濟生產生活受到限制所產生的代價相比,是性價比最高的方法。比如72小時核酸陰性證明進出公共場所,可以很好地解決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的統籌問題,是成本最小的既不耽誤防疫又不影響生產的方法,F在武漢每隔三天就要進行一次全員核酸檢測,超千萬人口的城市,做核酸檢測的速度非常之快,一般半小時可以解決問題,最快5分鐘就可以受檢,這種熟練程度是多方共同配合的結果。深圳也是利用這個辦法完成了社會面清零。

      因此,千萬人口大城建立15分鐘核酸檢測圈是有必要的。我們都看到了上海疫情失控所付出的代價,因此在動態清零的問題上不能有絲毫的動搖和松懈。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為盡快恢復正常生產生活創造條件,為社會需求的恢復提供強有力的保障。建議還有新增病例的省市都推行這個辦法,當做核酸成為一種習慣,如同洗臉刷牙戴口罩一樣被需要,那么,它也會成為疫情期間城市發展的護身符。

      第二,加大房子、汽車、家電等大件商品消費的補貼力度,挖掘剛需釋放消費活力。

      換房,換車,換家電或電子產品,針對的是不同的消費群體,此三者其實構成了消費的主體需求。房子針對的是80、90后的家庭剛需,車子針對的是工作人群通勤的代步需求,家電或電子產品針對的是改善性消費升級,比前面兩個群體更廣。因此,針對不同的群體和需求,要有不同的刺激手段。

    微信圖片_20220530134033.png

      比如深圳出臺促消費措施,對買手機等電子產品最多能補貼2000元,還是比較有吸引力的。只有補貼力度足夠大,才能對刺激消費和消費升級有效。

      現在各地放松房地產調控的政策,很多還沒有到點子上。很多人買不起房或者不愿貸款買房的原因,主要是房價太高和自身收入預期不夠穩定。因此,要刺激房地產消費,最根本的不是放開限購,而是解決剛需的后顧之憂,降低首付、降低利率是治標,激活企業需求穩定和提高員工收入預期是治本。

      第三,打破國企和民企之間的壁壘,將政府有效投資創造的需求騰挪到民企。

      為什么我們投放了那么多的信貸,但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效果仍然差強人意?是因為很多的政府投資都被央企和國企內部消化了,而國有企業部門所承接的投資規模和帶動的就業規模是不一定成正比的,或者說投資帶動國有部門的就業量是有限的。

      而國企在承接政府投資和獲得銀行貸款方面有天然的優勢,這是民營企業所不能比擬的。但是目前我們需要把政府投資化整為零,分配到國企之外的民企身上。讓民營企業在政府投資項目的招投標過程中真正享有平等投標和承接需求的機會。甚至需要政府給民企一定的政策優惠和機會傾斜。唯有如此,我們才能進一步提高民企吸納就業的能力。

      非常時期召開了非常大會,說明穩增長和保就業的需求非常迫切,甚至超過了08年全球金融海嘯時期,這是疫情之下中國經濟面臨的巨大困難。主要是青年失業率創了歷史記錄,達到18%,馬上畢業季就到了,這是前所未有的困局,需要用超常規的經濟刺激手段,才能改善或扭轉。

      因此,我們看到在周一出臺33條穩經濟、促消費措施后,周三的萬人大會要求在5月底之前出臺一攬子政策的細則。非常時期有非常舉措,當前面臨的形勢比以往更嚴峻,疫情引發的物理隔離或靜態管理,對人、物流造成比較大的影響,從而影響了經濟運行的效率和質量。

      馬上上海就會全面解封,各地經濟也會進一步恢復常態化。二季度的經濟數據估計會繼續下行,穩增長的壓力推至了下半年,隨著超常規刺激政策和大量基建項目上馬,經濟增速止跌回升的時間應該不遠了。

      但是比經濟增長回穩更為重要的是提高就業率,真正讓企業家恢復信心,幫助企業度過難關,而這需要政策從各種資源層面給予民企企業以更多的傾斜,除了減免稅費外,更為重要的是提高民企參與政府有效投資平等競標的機會。而對于承載了更多就業的服務型小微企業而言,盡快恢復正常需求,促進經濟生產生活正;,才是起死回生激發其活力的關鍵。

    Copyright 2005 158JIX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182-1006-2835、159-1097-4236
    郵件:bjsxzdh@126.com 京ICP備08002410號-2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3934號
    sao货湿透了h,60多岁看上去很年轻的人,波多野吉衣AV在线无码中文
      <p id="vtxt1"><strike id="vtxt1"><b id="vtxt1"></b></strike></p>

      <track id="vtxt1"></track>

      <pre id="vtxt1"><ruby id="vtxt1"><b id="vtxt1"></b></ruby></pre>

      <pre id="vtxt1"><ruby id="vtxt1"><b id="vtxt1"></b></ruby></pre><pre id="vtxt1"><strike id="vtxt1"></strike></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